sunbet - sunbet国际职业经理中文网
联盟网站:
sunbet - sunbet国际职业经理中文网
  > IPM风采 > IPM风采
任正非走向“无为而治”的五大举措
作者:智荣 发布时间:2020-5-23 来源:中外管理杂志

  任正非逐步走向了“无为而治”。这种境界,也是很多管理者孜孜以求却又感到难以企及的。任正非提供了一个典型范本,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。

  文:智荣    责任编辑:李靖

  近来,任正非接连退出华为子公司董事会,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。

  例如:2020年4月,上海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,任正非虽然还是华为CEO,但卸任了公司董事,引发了对任正非退休的猜测。而在此之前,任正非已经卸任北京华为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职务。

  他却说“这不代表什么”。的确,这只是他一贯做法的继续。翻开其讲话集可以看到,他从1998年开始多次论及“无为而治”;回顾华为发展史不难发现,他采取了五大措施逐步走向“无为而治”。这种境界,也是很多管理者孜孜以求却又感到难以企及的。任正非提供了一个典型范本,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。

  一、措施一:制定规则

  1、从权谋型公司治理,向西方法制化治理转型

  华为的前几年,任正非忙于开疆拓土,无暇顾及组织建设。但是,随着队伍的扩大,“公司内部的思想混乱,主义林立”。于是,著名的《华为公司基本法》于1998年诞生了。这是中国企业界最早以“法”冠名的管理制度。后来,华为又不断完善各方面的规章、制度,同时大力建设企业文化(尤其是推行六大核心价值观),使华为人的所有行为,都变得“有法可依”。

  例如:《基本法》第一条——“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,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”,华为一直遵守至今。谈及规则的功能作用时,任正非认为:“制定一个好的规则比不断批评员工的行为更有效”,可以“用规则的确定性,来对付结果的不确定”;他甚至将其提升到这样的高度——“华为的成功,是管理体系的成功,是规则制度战胜了人治的成功,是从权谋型公司治理向西方法制化治理转型的成功”。

  通过华为现在实行的轮值董事长制度,我们可以发现他们的规则设计是多么严密。

  除了股东会的“立法权”、董事会的“行政权”,和监事会的“监督权”相互独立之外,该制度还有以下三大优越性:

  其一,最高领导者实行“轮值”,而且当值者每届任期仅半年,这就有效避免了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现象。

  其二,董事长受常务董事会的集体辅佐与制约,所有文件需要经过董事会全委会表决通过,这就有效地避免了“成败系于一人”的风险。

  其三,董事长卸任后仍留在董事会,而董事并无任期限制,这就有效地避免了董事长和董事会的短期行为。

  由此看到,华为推行的“职业化管理”,既吸收了其应有的优点,又避免了其常见的缺点。

  而这些缺点在西方大型跨国公司里都是常见的。比如:通用电气迅速衰落的原因,既有杰克·韦尔奇的短期化嫌疑,也有他的继任者杰夫·伊梅尔特的重大决策失误。华为虽然不是上市公司,但在公司治理结构上却比通用电气更胜一筹。

  2、三个突出特点保障治理方式转型成功

  任正非在制定华为行为规范的过程中,有三个突出特点保障了公司治理方式转型成功。

  其一,亲力亲为、不遗余力。任正非在2019年之前基本不在外界露面发声,但在公司内部一直是十足的“活跃分子”。他经常通过内部邮件的方式,向全体员工发布倡导和指引。同时,他与管理层一起不断完善公司的规则体系。

  其二,明显的军队特征。《华为干部作风八条》《华为干部的二十一条军规》等规定,每年一度的“华为干部工作作风宣誓仪式”等活动,甚至诸如“少将连长”“让听得见炮火的人呼唤炮火”等用语,无不打上军队的烙印。军人出身的任正非打造了仿军事化管理体系,效率高,效果好。

  其三,深厚的群众基础。华为重大的规章制度,都是经过团队充分讨论后确定的,而不是“长官意志”。例如:《基本法》始于1995年,直到1998年才定型。之所以历时三、四年,主要原因之一,在此期间经过了华为上上下下的反复讨论。正是由于大家高度认可,任正非说《基本法》出台后,“不知不觉中‘春秋战国’就无声无息了”。

  二、措施二:构建流程

  1、从事业部制到矩阵式,再到“全流程型公司”

  华为管理经过1987-1995年的草创阶段、1995-1998年的基本法阶段之后,就进入了流程化阶段。

  其动因在于,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,“窝工”“内耗”等大企业病就出现了。要进一步提高公司运作效率,必须依靠更科学的管理。为此,任正非不断走出国门,向西方著名实业企业“取经”,同时向著名管理咨询公司求教。

  最初有专家建议华为采取GE的事业部制。任正非仔细研究了这种管控模式之后给否决了。因为他担心这种模式容易形成“山头”。华为选用了矩阵式管控模式,取得了一定的成效。不过,这种模式逐渐暴露出一个非常明显的弊端——管理层级过多,机构臃肿、人浮于事,阻止了效率的进一步提高。

  此时,任正非向全公司发出号召:“员工参加管理,不断地优化从事工作的流程与工作质量……改革一切不合理的流程。”于是,从1990年代开始,华为不惜耗费数以亿计的巨资,先后聘请德国FhG公司为华为设计了生产工艺体系,聘请IBM为华为实施了IPD等项目,在普华永道的协助下引进了财务管理体系,与美国Hay公司合作引进了人力资源管理体系,等等。

  现在,华为是一个全流程型的公司,把企业所有的活动纳入到了十六个一级流程里面,构建了企业业务运行的堤坝。至此,华为建立了堪称最正规化的流程管理系统。

  华为的流程化组织究竟有哪些优势?从任正非的讲话中,至少可以归纳出以下四个方面:

  其一,打破了以部门为管理结构的模式,转向以业务流程和生产线为核心的管理模式,从而把公司粗放的管理,逐步细化到一个个具体的项目当中;

  其二,从对人负责变成对事负责,逐步改变权力中心组织模式,淡化功能组织的权威;

  其三,流程体系是固定不动的,从而避免了因员工或管理者流动,影响工作效率和产品质量;

  其四,在流程中设置监控点,便于由上级部门进行检查控制。

  我国企业在借鉴西方现代管理方法的过程中,容易出现两大问题,看看华为的做法,也许会有启发。

  2、“先僵化、再固化、后优化”

  一些管理者认为,引进西方流程化管理系统费用高,又难以确定实用性如何,于是对此不热心。其实,开始的时候,华为管理层对此也颇有争议。但是,在这种关键问题上,任正非显示出了独到的眼光和定力。为了破除学习与变革的阻力,他不惜用“削足适履”来比喻,并提出了“先僵化、再固化、后优化”的著名原则,强力推进变革。

  有一些管理者倒是乐于学习西方的先进管理模式,却是浮光掠影式的,只得其表不见其里。华为学习IBM的过程中,不是简单地花钱请人出个方案;他们的高管层多次亲临IBM实地考察,虚心向IBM专家请教;同时,华为前后聘请了多批IBM专家组长驻公司,历时五年之久,直到项目全部生根发芽、开花结果。

  三、措施三:授放权力

  1、从“甩手掌柜”,到“文化教员”

  据任正非说,在华为前十年,在很多事情上他让各地负责人自行决定,公司高层几乎没有开过办公会。这应是华为创造的纪录之一。1999年任正非放弃了董事长之职,从此再也没有担任华为最高领导职务。2004年美国顾问公司帮助华为设计公司组织结构时,发现他们居然还没有中枢机构,颇感不可思议。这一年任正非没有担任EMT主席(EMT为Executive Management Team简写,即:经营管理团队),并在中国企业界开创轮值领导制度之先河。华为2013年开始实行轮值CEO制度、2017年开始实行轮值董事长制度时,任正非都不在候选人之列,他只是一名普通董事。

  不恋权,是任正非的秉性。创立华为之后,他一直在下放权力,最后基本上放弃了华为的管理权。在公司决策上,即使保留了否决权,他也几乎将其束之高阁。任正非的“管理”工作仅限于:一是给高管层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、意见,但他们可听可不听;二是在高管层共同研究好的文件上签字。他成了一个“形式上的管理者”,自称“傀儡”。

  那么,任正非靠什么引领公司呢?据华为董事会首席秘书江西生介绍:任正非主要就是靠他的讲话和文件,对公司产生影响。任正非自己说:“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柜,变成了一个文化教员。”

  2、任正非放权的四条保障措施

  任正非为什么敢于如此放权?除了具有识人的慧眼之外,他采取了四条保障措施:

  其一,人才选拔“赛马”制,华为的所有领导者必须从基层一步一步打上来,这样的人已经充分证明了自己;

  其二,实行最高决策者的轮值制度和制约机制,避免了权力过于集中和重大决策失误;

  其三,任正非拥有对公司的最高人事控制权(办法是通过股东会任免董事),任何不合格管理者都不可能“滥竽充数”;

  其四,巨大的物质激励,使团队中人人“将心注入”。

  任正非做“甩手掌柜”的重要原因,是他认为自己“在时代前面,越来越不懂技术,越来越不懂财务,半懂不懂管理”,甚至认为“也许是我无能、傻”。于是,他要充分发挥“各路诸侯”的聪明才智来弥补自己的不足。

  很多人可能认为这是任正非的自谦,其实不是。两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说明了他的低姿态。有一次,任正非前去技术部门参加立项评审会,却被郑宝用“轰”了出来。还有一次,徐志军竟然当着重要客人的面说任正非对于IPD变革一窍不通。对于这些事情,任正非都是一笑置之,从来不往心里去。换了别的公司领导人,“秋后算账”可能难以避免。不过,任正非所言的“不懂”是参照全球最高标准的,这一点我们不要误会。

  企业老板一般都很累,很多人其实也很想放权,让下属分担重任,但为什么做不到位呢?主要原因之一是,他们担心下属做不好,因而不敢放权。对此,任正非认为:许多看似平庸的员工其实都有着特殊的能力;平时这些能力没有体现出来,往往是因为管理者没有给予他们展示的机会。实际上,如果放手让下属去干,在很多事情上他们的成绩可能比老板想象得要好,甚至比老板做得更好。

  日本“经营之神”松下幸之助、北欧航空公司总裁杨·卡尔松等著名企业家,也持这种观点。在华为,一大批20岁、30岁出头的年轻知识分子占据着从下到上的“权力走廊”。如此大胆任用年轻人,在中国企业界并不多见。当然,对于一些事情,下属的确没有老板做得好。老板能做到100分,下属只能做到70分,怎么办?老板应当忍痛放弃这30分!这是培养下属必须付出的代价!否则,下属得不到锻炼,很难成长。结果,公司无法建立强大的团队,老板无法“解放”自己。

  四、措施四:分享利益

  1、让企业成为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

  任正非认为:“只有员工真正认为自己是企业的主人,分权才有基础。”因此,他们与企业必须形成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。“我只不过用利益分享的方式,将他们的才智黏合起来。”他说。

  于是,创立华为之后,任正非就开始面向全体员工分配股权。这种做法在是很超前的,因为当时一般只有核心管理层才有资格享有公司股份。直到20多年后,中国民营企业界才逐渐流行员工持股,从而进入“合伙人时代”。目前,华为虚拟股的总规模已达到100多亿份,而任正非的持股比例已经被稀释到不足1%。实际上,除了股票分红,华为的薪资奖金福利之高,也闻名遐迩。《基本法》中有这样的规定:“华为公司保证在经济景气时期和事业发展良好的阶段,员工的收入高于区域行业相应的最高水平。”那些奔赴非洲的大学毕业生,3年就能挣100万,于是就有了超乎寻常的积极性。在华为前十年“混乱”而艰苦的局面中,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居然纷纷投奔任正非麾下,使公司实现了飞速增长,其最大的秘密就是利益驱动。“高工资是第一生产力”,是任正非的名言。

  2、赚钱不一定是老板主业,但分钱一定是

  在华为发展越来越快之后,任正非还吐槽自己最烦恼的就是赚钱太多,要考虑如何分钱。任正非认为:“华为的成功主要是‘分赃’分得好。”没人能否认,中国企业界的“吉尼斯纪录”——最多持股人数、最大员工持股比例、最高员工平均收入,与“中国最大民营企业”之间,一定具有强相关的因果联系。任正非揭示了这样的管理哲学:赚钱不一定是老板的主要工作,但分钱一定是。有些企业努力学习华为“狼文化”但效果不佳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像华为那样“以奋斗者为本”,利益分配不到位。

  在任正非那里,金钱是用于承载团队生命的工具,而不是自己追求的目标。不贪财,乐于分享,也是任正非的秉性。据他说这来自家庭影响。父母的垂范和教诲,使他从小养成了不自私的性格。“这种无意中插的花,竟然今天开放到如此鲜艳,成就华为的大事业。”(任正非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)

  五、措施五:倚重组织
         
  1、任正非更多是做托起组织的工作

  任正非无疑已经成为了中国商界的民族英雄,但他其实对做英雄毫无兴趣,因为他追求的不是个人“霸业”,而是组织的基业长青。

  任正非透露,他在创办华为之前就已经领悟到一个人生真谛——个人是历史长河中最渺小的,众人的力量才是力大无穷的。他说:“只有组织起数十人、数百人、数千人一同奋斗,你站在这上面,才摸得到时代的脚。”。他还认为:“如果不能民主地善待团体,充分发挥各路英雄的作用,我将一事无成。”

  人感知自己渺小的时候,他的行为便开始变得伟大。任正非创建华为后,自己不再是做专家,而是做组织者。“如何组织起千军万马,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难题。”他说。于是,我们看到了以上几方面的行为。这是一项体系性、基础性的宏大工程。

  在任正非看来,一个组织中,一个人强大并不算强大。因此,他一贯反对个人崇拜,“淡化领导人包括创业者的英雄色彩”。很早的时候,他就在华为提出“二次创业”,其宗旨是从曾经的“英雄”创造历史的小公司,迈向职业化管理的规模化公司。这种管理模式就是要“使管理者回到默默无闻、踏踏实实的工作上去,使英雄难以在高层生成”。任正非似乎从来没有将自己放在组织的顶部,他做的更多是托起这个组织的工作。他重视组织的成就远远超过对自己的描述。不求名,又是任正非的秉性。

  2、让华为“自组织”和“自进化”

  任正非一直以来被外界视为华为的灵魂人物。但是,今天的华为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等于任正非,因为他通过依靠团队解决了“谁来做”的问题;通过分享利益解决了团队“为什么做”的问题;通过制定规则解决了团队“怎么做”的问题;通过构建流程解决了团队“如何做得更快更好”的问题;通过授放权力解决了“谁负责”的问题。因此,华为的力量来自于组织整体,这是华为持续发展的动力所在。

  有人问任正非,如果有一天他离任了,华为将会如何? 任正非自信地回答:华为的未来不用我想,我们下面的人就应该想得比较清楚。实际上,现在的华为不用任正非“下达指示”,更不用他亲力亲为,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运行着,犹如河床上昼夜前行的水流一般。任正非称这种状态为“静水潜流”。从系统论角度看,任正非一直致力于将华为打造成一个“自组织系统”。这种系统具有两大核心功能,一是自动运行,二是自动进化。

  任正非在《由必然王国到自然王国》中说道:“只有当一个企业的内、外发展规律真正被认识清楚,管理才能做到无为而治。”创立华为33年来,他一直殚精竭虑,筚路蓝缕,追寻并实践着这些规律。在此过程中,不恋权、不贪财、不求名的秉性,不仅赋予他洞察真谛的一双慧眼,而且赋予他变革华为的巨大勇气!不经意间,任正非生动地诠释了很多人感到难以理解的一个成语——无欲则刚。

  老子在《道德经》里说过一段话,翻译成白话文就是:最好的领导者,人们觉察不到他的存在。其次的领导者,人们亲近他、赞誉他。再次的领导者,人们畏惧他。最次的领导者,人们轻侮他。无疑,任正非已臻于最高层面,这正是“无为而治”之化境!



发表评论】【查看评论
  频道精选
 IPFM:人生价值的体现
 美容业如何造势发展及美业
 美国sunbet国际职业认证协会(A
 大中华区首批“sunbet国际职业经
 屈臣氏加盟,谁圆我梦?
 sunbet国际职业品牌经理(IBM
 sunbet国际职业品牌经理(IBM
 《sunbet国际职业经理网》中文版
 应对个税“紧箍咒”合法节
 赚钱最多的职业财务经理国
 sunbet国际职业税务经理(ITM
 IPFM学习感悟
 2008福布斯中国潜力企
 创业初期常见失败原因
 人言可“味”
  相关文章
 IPFM:人生价值的体现
 IPFM学习感悟
 雇主承认计划
 体会IPM职业资格测量评估体系
 温馨知识殿堂:IPM俱乐部
 学IPFM的感言
 学IPFM心得
 IPFM进行财务管理十项基本原则
sunbet国际职业经理网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版权申明 | 会员加入 | 使用方法
Copyright(C) 2007-2012 sunbet国际职业经理网 版权所有
主办:美国sunbet国际职业认证协会大中华区总部
承办:广州厦天管理顾问有限公司
地址:广州市广州大道南448号财智大厦2907室
信息产业部